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4

    会有人喜欢走后穴啊。

    她洁白光滑的后背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腹,透过薄薄的衬衣可以感受到男人劲力十足的线条,恰到好处的肌肉虽然没有昨天的变态夸张,但是堪称完美性感。

    很明显和昨天的不是同一个人,这个的身材有点像她刚分手的男友,但是关键是她又被一个看不见脸的肏了。

    在她走神的期间,男人已经一小点一小点的抽插,越进越深,直到整根阳具被小小的菊穴吞进去,舒服的抽气,然后双手陷入她臀肉,掰开她挺翘的臀瓣用力抽插起来。

    “啊呜呜”女人尖叫迎来疯狂肏干,粉嫩的菊穴被撑开充血的紧绷,被青筋环绕的阴茎插得凹陷下去,沉重的囊袋不停拍打嫩白的屁股。

    突然外边传来有人路过的脚步声,吓得女人立刻止住声音,捂住的小嘴还是断断续续发出呻吟,男人似乎偏偏和她作对,抽插的速度更快更重了,好像要她忍不住叫出声。

    像要把她刺穿的力道,肠道火辣辣的冲刺和被人发现的恐惧感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小腹一抽一抽的缩紧,也不知道脚步声何时走远,回过神来是男人重重一击,啪的一声,她双腿颤抖的几乎要跪下,随着阴茎抽出,淫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身后男人再度嗤笑,有恃无恐的把她翻了个身,把她一条颤抖的腿挂自己手臂上,再度插进还未合拢的后穴继续肏干。

    葱白的腿随着抽插的幅度摇摆,男人黑幽幽的双眸紧盯交合的部位,这会菊穴已经被他肏开,那个平时缩成小花一样的部位正被他紫红的阴茎插得变形凹陷,鲜红得泛着迷人的光泽,被深入浅出的捣干插得液体飞溅,再前面红肿饥渴的花瓣小嘴颤抖蠕动,也一样流出透明的花液。

    欣赏中并不妨碍他肏穴,肉棒打桩般进出,每一下都好像进到她渴望的深处,又似乎总是不够……

    即使换到正面,她还是看不清人,只感觉浓重的雄性荷尔蒙气息笼罩着她,她被抬起一条腿,另一条腿几乎站不稳,整个重心都在背后的墙上,她不得不攀住男人肩膀,背部在冰凉的墙上上下下滑动,被肏得不时抽搐,每抽搐一次花穴随之喷出一股淫液。

    后穴每次痉挛的夹紧,都被更粗暴的肏开,直到它臣服的留出一条刚刚好的通道,温软的包裹住粗硕的肉棒,任由它在里面驰骋了好久,男人才重重顶胯,精关大开舒爽的射在肠道深处,女人全身滚烫战栗,男人走后很久还跪在地上发抖,精液一滴滴从合不拢的后庭流出……

    ☆、4.小树林傻乎乎送上门被抓到无限中出

    过了很久,萧夜夜才穿好衣服和皱巴巴的内裤,感觉自己下面要废了,强忍着一瘸一瘸的走出来。

    快到宿舍,居然看到白简站在楼下,脸上的线条一如既往的棱角分明,俊美绝伦,早晨的学长看起来特别意气风发,在阳光下像是会发光,引来众多从刚下楼的女生痴迷的目光。

    他缓缓转头,冷峻的双眸在看到她才温柔了些许,朝她伸手。

    “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给你买了早餐先趁热吃。”

    她才看清楚学长手上拎着的xx酒楼打包食盒,原来他听完她绝情的话还跑外面给她买早点,都不知道等了她多久,她却在和野男人交合……

    “呜呜呜”再也忍不住泪水她扑进白简怀里,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着,“我错了不要分手了别离开我呜呜呜。”

    “傻瓜,谁同意分手了,是你自己决定的。”他搂住她亲吻着发顶,手在她细腰处摩挲,看向远处的眼神幽深漆黑,“有什么事情,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跟我说,但是不要赌气说分手。”

    有时候是要使用一些手段,才能让她乖乖的依赖着自己。

    比如最近她就总是黏在他身边,因为只要她独自外出就会有人把她拉到暗处侵犯,虽然是她知道自己似乎被痴汉盯上了才跟在他身边,不过白简还是十分满意。

    这天被男友送到教室后发现忘带了一本书,又匆匆回去,途中路过一片罕有人至的小树林,刚绕过一株灌木突然从里面发出一些稀碎的声响。

    “谁!出来!”

    不知是不是又是痴汉,萧夜夜有点害怕,搬起一块半大的石头直直丢了进去,里面发出一声尖叫,接着跑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女生,狠狠瞪了她一眼跑了。

    萧夜夜楞楞的看着一个男的迈开两条大长腿朝她走来,逼得她步步后退,这男的穿着无袖紧身T恤,胸大肌和手臂的肌肉鼓胀充满力量美,暴起几条青筋的小臂更添男人的性感,男人刀削斧凿的脸上性感的唇角微翘,看她的眼神就像发现了猎物的幽光。

    好帅!可是好危险,直觉告诉她要跑,背部却撞上一棵大树退无可退,紧接着就被那两条肌理分明的手臂壁咚在树上。

    男人单手撑在她身侧,另一只手捏起她下巴,目光极具侵略的从上到下扫过,这女人今天穿了一件长T和小短裤,远远看着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那双笔直细嫩的大白腿晃来晃去,真骚。

    萧夜夜处在男人笼罩下,发现自己还没到他下巴,偷偷拿眼瞟他,真高目测有一米九,接着男人一句话打破她的冷静。

    “把人赶走,想好怎么灭火了吗宝贝儿?”

    “是你!”这变态的语气和嗓音!是那个在停车场强暴她的男人?!凭这脸和身材,随便勾勾手指就一堆女人送上门了好吗,为什么要和她过不去啊!

    天呐她还以为是跟踪狂,她似乎还打扰了他嘿嘿嘿,怎么办?

    知道了是这个变态,她反应过来往下一看,男人牛仔裤拉链半开,隐约可看到里面鼓涨着一大坨,想也知道刚才准备干什么,她立马试图从他手臂下钻出。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先走了。”

    “对不起?这种事是可以随便打断的吗!”楼渊一把抱住想溜走的她,本来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一抱又想起那天怀里的温软躯体,那美好的触感,那销魂的媚穴,那被他干开了骚水四射的场景迅速在脑里回闪,让他心里浴火沸腾,连带被她打扰到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

    怀里的女人四处扭动,顶着她细腰的欲望硬得发痛,她是他少有的没能肏尽兴的女人,之前有人护着她就算了,现在送上门来他怎会放过!

    这么软的身体,还很香。他深深在她嫩白的颈侧嗅了一口,沉醉的一边舔吮,一边伸手进她衣服,隔着胸罩粗鲁的揉起丰满的胸脯。

    “不啊不要……”男人的手臂坚实如铁,提起几乎双脚离地的女人往自己怀里揉,欲望在她屁股上用力厮磨,她感觉自己好像是野兽爪下的猎物,被舔舐着,被野性的玩弄着身体,大手揉过的肌肤发烫,另一只手伸进短裤,可看到衣服和裤子鼓鼓的不断翻动。

    男人的手指在湿热的蚌肉中扫过,不时提起内裤,让那片薄薄的布嵌进缝隙里,再拉出来,嵌进去时拉来拉去用布条摩擦着小花珠,很快塞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