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7

    记得,好,好啊啊爽。”女人被撞击得话都说不利索,腿环在男人腰上随着颠簸震动,巨乳在上衣里抖颤。

    把胸罩往上推,双手大肆抚摸揉捏绵软的双乳,肉棒肆意抽插,带出大量淫液飞溅。

    “太,太快了啊嗯嗯,不行啊”粗硕的肉棒不停进出销魂的阴道,把淫液打成泡沫,噗嗤噗嗤,肏得女人欲仙欲死。

    “骚穴插多少次还这么紧,肏死你!”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

    狠肏了百来下,女人尖叫着达到高潮,全身颤抖抽搐扭动。

    “记得还不叫,不叫就不肏你了!”男人停下,看着粗黑的阴茎深深插在销魂的小穴里,洞口周围的肉全部凹陷进去,堵住蜜液流出,小穴蠕动收缩不已,显然还在高潮的余韵里,男人胯部拧动,肉棒以刁钻的角度按压着内壁各处。

    他索性跪在沙发上,双手握住女人翘臀压向自己,十指深陷进臀肉里,像揉面粉一样搓圆压扁肉感十足的臀瓣,龟头直压骚穴深处,借以带动小穴夹紧自己,爽得咬牙粗喘。

    “别停!嗯哼~要大鸡巴老公插骚穴~”虽然被肏得忘乎所以,却本能的记得低俗的求欢话语,扭着腰迎合让肉棒搔刮内壁,“难受快动动啊……”

    “老公只肏骚货,你是吗?”感受到媚肉的吸附震颤,难耐忍耐,鼻孔里喷着粗气,性感的脸上汗珠划落。

    女人赶紧点头,换来一个天旋地转:“是的话自己动。”

    他翻身让女人坐上面,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肉棒重重一挫到达不可思议的深处,龟头狠狠撬开肉壁尽头戳开宫口,顶得她直哼哼,又一股淫液流下来。

    “哼,小骚货可骚~”女人趴在男人身上呼呼喘了半天气,直起身扭动细腰,不满他的磨叽,双手按在男人身上线条流畅的肌肉上,身体起伏,学着男人粗俗的话,“肏死你”。

    男人幽幽看着贪婪的浪穴一上一下肏着肉棒,淫液沿着肉棒流下把他体毛黏成一团,女人欲求不满的上下左右摇动,气呼呼的套弄着他的性器,一阵阵的快感取悦了他。

    这女人喝醉了真是意外的骚,或者说是释放了天性,但是很可爱。

    对可爱的女人他一向是宽容的,所以才值得他打破惯例上了一次又一次。

    把男人阳具当按摩棒一样自慰了半天,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女人刚有点累,突然门被敲响。

    “请问里面有人吗?”

    萧夜夜吓了一跳腿一软坐了下去,男人不动声色的开始挺身耸动,从下往上的用力抽插,下下直插脆弱的花蕊深处。

    门外响起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女人压抑着呻吟,想直起身逃离,男人不管不顾的追着往上顶弄,结果肏得更有力更深,啪啪的响了几声。

    “哦……”被狠肏了几下女人酸软无力的趴倒,只能任凭男人抽插,肉棒大开大合出入花穴,男人掐揉着蜜臀,强壮的腰臀用力耸动,像要贯穿她一样凶猛肏干淫水泛滥的嫩穴。

    室外响起来钥匙开门声,室内还在冲刺,女人被干得泪眼汪汪全身痉挛,呜呜的哭叫声被男人堵在嘴里。

    “啊……唔……嗯……”支离破碎的呻吟逸出交缠的双唇,痉挛的身体被男人紧紧抱住,动都动不了,又粗又长的巨龙在窄穴里穿梭,龟头不断肏进子宫,爽得女人两眼翻白。

    好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门终于打开,男人动作也戛然而止,死死搂住女人腰背的手臂青筋爆发,进来的服务生看到的是衣裙整齐的美丽女人虚弱的靠在男人身上,却不知道裙子底下两人紧密结合汁液潺潺,浓浆一道道激射在子宫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