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4

    箭,银亮的光芒穿射出去刺破了躲藏在云层之上的神明金线镶滚的袍角。

    她知道他是谁,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了。

    我满足了,请时间停下吧。

    十五世纪的浮士德举起枯瘦的双手面对广袤的田野喊出嘶哑的字句,他的双眼闪烁着心满意足的火光,那是曾连荣华威福和权势肉欲都未能将其点燃的洞悉之眼。

    作家想说的话

    为了让简白悠赶紧出场,我今下午的课都翘掉了……

    总之我不管!!!我就要写一个这样天妒人怨的角色!!!你们不爽来打我!!!我们杠正面!!!╯‵□′╯︵┻━┻

    第十一章即将开拍

    因为乔桥见到简白悠之后那涕泗横流的样子,秦瑞成还足足笑话了她好几天。

    不过也还好,等到乔桥那边的剧情戏终于准备完毕即将开拍之后,乔桥得以跟着剧组离开了本部,秦瑞成就是想挤兑她也逮不到人了。

    宋祁言拨给乔桥的这部戏之所以在里引起这么大轰动是有原因的,向来不太舍得在剧情上多下功夫,走的一直是“看脸看身材就好,剧情什么都是浮云”这样的路线,可是这次不仅正儿八经买了小说的版权,还连带着请了个知名编剧极力润色了一番,故事背景发生在民国时的大上海,女主角是朵赫赫有名的交际花,男主角是个军阀头子的二少爷,女主角的目的是杀掉那个军阀头子。

    乔桥从好几天前就开始研读剧本,她第一次接这么多台词的角色,又紧张又期待,在家里还开始对着镜子调整自己说话时的表情和神态,虽然乔桥自己不是那样风情万种的交际花,但她愿意去试着演一演。

    拍摄地点是近年来新建的一处大型影视城,特别大的一块场地,分成好几个不同的区块,足以应付各种环境背景的要求。乔桥以前没来过,不过秦瑞成告诉过她条件特别好,如果拍摄任务不繁重的话简直跟度假一样。

    周远川好像确实挺忙的,他每次出现都是行色匆匆,就连开会也只是躲在角落里神情专注地连写带画,乔桥这才发现原来周远川偶尔是会戴眼镜的,细细的浅色金属框架,不仔细看甚至都不会发现。

    一星期之后,一大波人浩浩荡荡乘车来到了‘影视城三号’。

    前几天一直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在忙活,忙着布景和修正灯光什么的,乔桥这个主演没地方能插手,就被导演嘱咐去跟周远川对对戏,为几天后的正式拍摄找找感觉。

    周远川自从跟着剧组来到了这边也是几乎足不出户,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只是每天嘱咐人送饭过来,偶尔还会派他的助理去买些纸和笔,似乎是专注于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倒让乔桥不太好意思找上门,但戏总归还是要对的,乔桥瞅着一个饭点刚过完周远川应该还没投入工作的空挡去敲了周远川的门。

    等了好一会儿周远川才开门,看到是乔桥后就礼貌地后退了一步,请乔桥进了房间。

    这跟乔桥第一次见他时的闲适安静已经相去甚远了。

    “会麻烦你吗?”乔桥跨过满地的废纸,小心地站在了一块相对来说比较干净的地上。

    真的毫不夸张,周远川的房间里满地都是揉成一团的废纸,跟他有序整洁的房间布置显得特别格格不入。

    桌子上的几张纸被周远川抽剧本的动作带得飘了下来,正好落到了乔桥的脚边。

    “如果方便的话直接揉掉扔进垃圾桶好了,不需要给我了。”周远川翻开剧本。

    “啊……好。”乔桥翻过纸来,瞬间被工工整整布满整页白纸的各种符号和公式震了一下。

    说来惭愧……她只能认出几个R、S、V的字母和几个简单的数学符号,其他的看起来真的就是天书。

    “哇,你是数学家吗?”乔桥惊叹。

    “嗯?”周远川抬起头,他哑然失笑道,“不,我是研究理论物理的。”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那你最近是在钻研什么难题吗?”乔桥问道。

    “嗯,论文遇到了点问题。”周远川点了点头,“双缝干涉实验里电子在波动性和粒子性之间的转换让我很头疼——”

    他很识趣地住了嘴,因为看到了乔桥一脸的真·茫然。

    “好了,不说这个了,很枯燥的。”周远川笑了笑,他拿起剧本,“我们对戏吧?”

    ……

    一个小时后。

    乔桥彻底服了,这人的脑子简直就是一架照相机,别人背剧本靠记他简直是靠拍的!乔桥想对哪场戏他只需要抽出几分钟提前看一遍就行了,因为台词他居然一次就能全!记!住!乔桥这个温习了好几天的还时不时背串词,周远川这个临时抱佛脚的却毫不留情地呈现出碾压趋势,乔桥表示亚历山大……

    两个人对的飞快,周远川所有的戏都在那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里,他甚至连动作都不需要做,只是倚着桌子站着,隔两三步的距离静静凝视着你,竟然就可以那样的深情款款,那样的柔情如水,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直看得乔桥手心出汗,心跳如鼓。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乔桥合上剧本,她掩饰般地低下头,”开拍的时候希望也能像今天这么顺利。

    “没问题,你入戏很快。周远川微笑,”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再过来找我。

    “你要休息了吗?”

    “不。周远川低头看了看表,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大概要到凌晨两三点。

    “这么晚?”乔桥有些吃惊,“你……你是科学家吗?”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科学家这个概念,如果指从事科研工作的话——我是。”

    “那,为什么要来拍呢……科学家应该不会对这种工作感兴趣吧?”乔桥小心地问。

    “这是我的一种放松方式。周远川指了指满桌子的公式和数字,”天天对着它们神经会受不了的,你试着琢磨一个问题琢磨几年几十年还没有结果吗?庞加莱关于三维球面的对应问题存在了一个多世纪,更不要说哥德巴赫猜想了,多少人把自己一生都投入进去却至死都没有激起哪怕半点涟漪?人类的百年对于宇宙的无穷大来说太短太短了,要学会待自己好一点,起码能在铺天盖地的挫折中找到一点成就感。

    “我不太懂。”乔桥老实地回答。

    “不要懂太多。周远川笑起来,”懂得越多就越会发现自己的无知,知识是毒品,越吸瘾性越大。

    “那你还能停下来吗?”

    “我在等待有什么足以让我停留,不然我就会越陷越深。”他停了一下,又无奈地补充,“不过我恐怕在这件事也不会多么上心,如果我爱上一个人,我一定也只是爱一点点,或者恐怕连这一点都不会有,我总是习惯想太多”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