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9

    要找宋导,可宋祁言从头到尾都很淡定,他坚持把戏拍完了才换上衣服开车回总部,临走前还叮嘱后期一定要把片子剪好,最后要送到他办公室由他亲自审。

    乔桥也换了衣服,因为这部戏已经算是全部拍摄完毕,后期如需补拍则会另行通知,于是乔桥很认真地谢了剧组的每个工作人员。虽然她和他们相处了才不到一个星期,但是剧组里的人都很和善,知道她是第一次长剧情AV,都对乔桥照顾有加,让乔桥很感动。

    其实这部片子拍完,起码会有一笔先行款支付给乔桥,就算只是片酬的一部分,也足够乔桥先用这笔钱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她现在只身一人在这个城市,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也有自己的工作生活,所以她暂时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完全可以自由支配这笔钱。

    她暗搓搓地盘算着要先休一个假期犒劳一下自己,然后去超市来一个大采购,吃的喝的穿的玩的一样都不能落下,然后如果能找到人陪她还想出去旅个游。

    乔桥是在这个海滨城市念完大学的,毕业后只有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当时关系很好的几个朋友都回家嫁人生子去了,再加上她因为一直在偏远的分部工作也就没能交到几个同性朋友,所以一放假大部分时间也只能宅在家里自娱自乐,鲜少有别的娱乐活动。

    但她其实很想出去走走,她偶尔翻翻社交网络,发现当年的同学似乎都已经过上了五彩斑斓的人生,有的已经出任公司CEO,有的则开始创业,甚至还有一个朋友跑去了尼泊尔支援铁路建设……回头过来再想想自己,除了每年拍那幺几部片子,似乎生活也就一直这幺单调无聊着。

    家里不是没有催促过让她找个男朋友相处看看,但乔桥总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就连生理问题都可以通过工作解决(而且技术服务还都是超一流的……),所以要男朋友来干什么呢?

    乔桥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自己的假期安排,一边翻找着自己的公交卡,因为虽然主演的戏份结束了,但剧组还需要在影视城拍一些其他角色的剧情,所以没有代步工具的乔桥只能自己想办法回公寓。

    “乔小姐!”

    有人从后面追上来喊了乔桥一声,乔桥回过头,看到是后面给自己盘头发的那个化妆师,她举着一个正在通话中的手机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乔小姐!幸亏你还没走,这里有个电话找。”

    咦,这是谁?

    “你好?”乔桥接过来试探着问。

    “乔、桥!!”男人咬牙切齿地声音传过来,“你什么时候换了手机号码居然没有告诉我!”

    “啊!”乔桥一下子垮下脸来,低声下气地开始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你,秦秦我忘了,其实我早就换号了,但是咱俩总是一起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忘了告诉你了,都是我的错——不然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秦瑞成的火气瞬间全消了,但他仍然故作凶狠地命令道:“三分钟,影视城门口,晚一秒提头来见我!”

    “诶诶?我还没出摄影棚呢!”乔桥徒劳地喊了两句,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

    乔桥惆怅地把手机还给了化妆师。

    三分钟怎么可能赶得及,乔桥最终站在影视城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以后了,秦瑞成那辆红色的小轿跑就停在影视城门口,乔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晚了两分零十六秒。”秦瑞成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按停了计时器,“晚一秒亲我一口,让我算算——嗯,这都欠我136个吻了,不过我是很有仁爱之心的,所以算你135个好了。”

    他说着就扭身要去吻坐在副驾的乔桥的脸,乔桥缩着身子往后躲,把手放在秦瑞成脸上推他,“不算数,我穿高跟鞋呢,三分钟根本过不来。”

    “那算你一百个好了——五十,好吧,十个不能再少了!……那让我亲一口总可以了吧!”

    乔桥刚想说一口都不行,就被秦瑞成扳过脸来狠狠咬了一下嘴唇。

    “疼!”乔桥怒,“你强吻我。”

    “对啊。”秦瑞成终于肯正过身子来开车,他发动了车子挂上档,漫不经心地说,“你可以再强吻回来。”

    乔桥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怎么想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一把抱住了秦瑞成的脖子——当然没有亲上去,因为秦瑞成紧急踩了刹车,两个人的脑袋在狭小的驾驶室里狠狠撞了一下。

    “你干嘛忽然搂我。”秦瑞成也怒,“我又不会跑,什么时候亲回来不都一样?你想亲几口给你亲几口。”

    乔桥没说话,因为她的额头已经全红了,正泪眼汪汪地给拿手捂着。

    “好了好了。”秦瑞成一边笑着帮乔桥揉了揉痛处,一边重新发动了车子,“没事,吃饭的时候你只看我,别人就看不见你额头了。”

    “要去吃饭?”乔桥吸了吸鼻子,把生理性泪水逼了回去。

    “对啊,你这算结束一项大工作了,当然要庆祝一下。”

    “可是家里还攒了好多衣服打算今天洗呢……”

    “这好办,一会儿可以顺道路过你家打个包,你把衣服给我好了,我房间有洗衣机。”

    “咦?”乔桥心花怒放,“这样可以吗?”

    她不想亲自洗衣服很久了,可是自己的公寓有点狭小,放一个洗衣机太占地方了,所以只能每星期抽出一天时间苦哈哈地自己动手。

    “有什么不可以的,回头我向宋祁言再要一个十楼的权限,你就能直接去我的房间了。”

    “哇,秦秦你真好!”乔桥满眼亮晶晶地盯着秦瑞成,毛遂自荐道,“那我可以帮你打扫卫生。”

    “卫生有人负责,不用你操心。”秦瑞成驾驶着车子转过一个弯口,意味深长地说,“你只管给我暖床就好了。”

    我又来了!今天是一发短小君~

    第十五章程修

    乔桥真的就提了两大包衣服哼哧哼哧地跟着秦瑞成上了十楼,她自觉这种行为比较羞耻所以一路上乔桥都捡没怎么有人的路走,好不容易到了秦瑞成的房间门口,结果一推门,发现房门是从里面锁上的。

    “咦,有人在里面吗?”乔桥从秦瑞成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来,两包衣服都被她塞成了标准的球形,身材相对娇小的乔桥提着它们有些像抡着一对浑天锤,特别滑稽。

    “唉。”秦瑞成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认命地自言自语,“我就知道每月总有那幺一两天……”

    他输入安全码解开反锁的房门,室内没有开灯,黑暗一片。

    两个人往里走了两步,只能听到沙发那边传来气息极其不稳的粗重喘息声,能听出来是个男人。

    秦瑞成刚抬起脚又要踏下去,沙发里的人就举枪朝秦瑞成脚下来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