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2

    我艰难地坚持着程修和秦秦的人设没有屈服给肉戏……虽然写着写着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应该来一段了……

    谢谢二小姐、吃吃吃就知道吃、弦歌、FGRJ、鲨鱼娘的礼物~~=3=

    第十七章乔桥的前男友

    秦瑞成开车带乔桥赶到这个高档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虽然正儿八经的饭点已经过去,可人流量却一点也不见少,餐厅前面的喷水池子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不少车,都是找不到停车位只好屈尊降贵泊在这里的。

    秦瑞成显然有他的办法,他带着乔桥来来回回地在停车场里兜圈子,兜了不到两圈就正好赶上一对夫妇挽着手臂从餐厅里出来,他们刚把车倒出来,秦瑞成就顺势停了进去,就跟提前约好了似的。

    “这里人真多。”乔桥下车以后感慨,“我都不知道在这样的郊区还有这幺火爆的一家餐厅。”

    “当然是因为好吃才吸引了这幺多人。”秦瑞成把车钥匙挂在食指上转了两圈,“你还没开拍的时候我就得提前订位置。”

    两个人上了两步楼梯就进入了大厅里,乔桥满以为人这幺多一定会拥挤不堪,没想到餐厅里却非常井然有序,桌和桌之间的距离也很恰当,甚至还给人一种颇为幽静的感觉。

    乔桥没来过这里,秦瑞成就包揽了点餐的活,乔桥无聊地坐在柔软的皮垫卡座里四处张望,拨弄着玻璃杯里叠得整整齐齐的酒红暗云纹餐巾,捞出来重新又给叠了一个纸鹤造型的出来,用手指一拨,几乎振振欲飞。

    隔着餐巾的翅膀,乔桥眼睛一抬,正好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

    “你吃辣吗?”秦瑞成盯着菜单询问。

    “吃。”乔桥随口一答,她压根都没听清楚秦瑞成问了句什么,眼睛只顾着死死盯着前方那个背影,不时有托着托盘的侍者在大厅里穿梭来往,正好挡住了乔桥的视线,乔桥不得已伸长了脖子左右挪移,就想确认一下那个背影是不是那个人。

    发型似乎有变化,但是身材是符合的,他对面坐的那个女人是谁?乔桥拧起眉毛,好像从没见过她。

    正好这时候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似乎要去洗手间,他站了起来,开始往乔桥这个方向走,乔桥吓得慌忙把头埋下去,抓起菜单来挡自己的脸。

    “小乔?”秦瑞成也回了一下头,“你的熟人?”

    “嘘。”乔桥抬起头来看秦瑞成,有气无力地说了句,“那好像是我前男友。”

    秦瑞成这下直接扭过身子去看,正好跟走过来的男人打了个照片,秦瑞成毫不打怵地迅速扫了他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回过头去了。

    男人这下再迟钝也意识到什么了,但他也只是有点奇怪,于是皱了下眉毛就目不斜视地走远了。

    “过去了。”秦瑞成扒下乔桥盖在脸上的菜谱,一字一字地认真说,“你品味真差——真、差。”

    “……”乔桥垮着个脸,“我也没想到还能再碰上他,当时我俩恋爱了没多久,结果某天他忽然就一声不吭人不见了,后来才打听到他已经出国了。”

    秦瑞成楞了一下,轻声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刚上大学的时候。”乔桥抿了抿嘴,装得自己不在乎似的,“你不要露出这个表情啦,现在也没什么感觉了,毕竟谈的时间也不长。”

    秦瑞成没再说话,这时候菜也上来了,秦瑞成帮着乔桥把牛排切成小块,乔桥没大有胃口,勉强吃了两口就把刀叉放下了。

    “他是什么人?”秦瑞成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他爸好像是个房地产商。”乔桥垂着头,“反正蛮有钱的,我也从来没见他缺过什么——可能就是觉得我配不上他吧。”

    秦瑞成忍不住笑了,眉毛一下子舒展开,他嘴唇动了动,可大概一时想说的话有点多然后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只用一个意义不明的笑来做了总结。

    男人去洗手间以后他们那张桌子上就只剩下了那个女人,女人这个时候从包里翻出来了一只粉盒,拿着小扑子正‘噗噗’地给自己补妆。

    “你就吃这幺点。”秦瑞成不满意乔桥的饭量,“我可是辛辛苦苦订了一个多星期的位子。”

    他正给乔桥倒了半杯红酒,那个男人就回来了。

    乔桥是背对着卫生间方向的,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瑞成身上,所以浑然不觉有人已经走到了她旁边,然后乔桥恰巧一侧头,就猝不及防地正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果然是你啊,乔桥。”男人笑起来,“我走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像你,没想到还真是。”

    “钟蔚……好久不见。”已经被对方指名道姓的认出来就没法继续装死了,乔桥只好干巴巴地打招呼,“你已经回国了?”

    “嗯。”名叫钟蔚的男人点点头,“家里要打理生意,本来用不着我的,结果最近年景好,一下接了好几个大单子,总得有人管事,就提前把我叫回来了。”

    他装作才看到秦瑞成的样子:“噢,这里还有一位,你好,你是——”

    “乔桥的男朋友。”秦瑞成先于乔桥回答道,乔桥看了他一眼,也就没再说话,相当于默认了。

    “不过乔桥,我真是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还能碰见你,我本来是陪着未婚妻出来挑婚戒的。”钟蔚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正在补妆的女人,笑着说,“带着她从巴黎挑到纽约,都没有合适的,现在又说想要复古一点,这才陪着回了国,折腾得我坐着飞机全国跑,又要克拉数大又要颜色好看——”

    他看起来很是真情实意地叹了口气:“女人啊,就是麻烦。”

    乔桥沉浸在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的反省中。

    “那乔桥你毕业了吧?”男人话锋一转,又扯回到乔桥身上,“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记得告诉我一声,大家相识一场,我虽然没什么实际权力却也管着不少人,我家房产公司的个把职位还是能给你留出来的。”

    秦瑞成一下子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他抓过餐巾擦着嘴角,憋笑着说:“那方便的话能不能也给我安排一个?”

    钟蔚这才仔细去看秦瑞成,说实话秦瑞成的那张脸确实没得挑剔,身材又高大,看着跟男模特似的,再加上身上的衣服和配饰,又是带着乔桥来这种地方吃饭,钟蔚一时没摸清楚秦瑞成的底细,只好含糊的说了一句:“应该没什么问题。”

    “工资待遇呢?”秦瑞成兴致盎然地继续问。

    “这个当然要看个人能力。”钟蔚正色道,“虽然大家是朋友,但是我也要为家族的利益着想啊,我当初也是一步一步从最低级的业务员干起的。”

    乔桥简直想掩面,她已经有点不忍心听下去了。

    “那婚戒挑好了吗?”秦瑞成显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