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3

    没玩够,他话锋一转,又问道。

    一提起婚戒,钟蔚倒是像找回了自己的主场地似的,滔滔不绝地开始说了起来:“本来在巴黎挑中了一颗裸钻,4克拉,但她嫌净度不太够,又是梨形切割——她非要个心形的。”

    “嗯,那国内有看上的吗?”秦瑞成端起酒杯来小啜了一口。

    “在上海看中了一款,是瑞梵的货,这个小一些,3.2克拉的,但胜在色级好,是——哦,你们大概不是很懂钻石的色级分类吧?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尽量说的通俗些,就是钻石颜色的饱和度高。”

    “瑞梵?”秦瑞成没理他后面的废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钟蔚,“瑞梵的东西是挺不错的。”

    “大品牌的珠宝商嘛,”钟蔚也笑,“在那儿买图个放心。”

    “那需要我给你打个折吗?”

    ……

    乔桥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扭头看秦瑞成,秦瑞成耸耸肩,一脸无辜:“我家的店我有打折权很奇怪吗?”

    秦瑞成送乔桥回公寓的时候乔桥还是处于呆愣状态的。

    “你看起来完全不像啊!”这是让乔桥最抓狂的,秦瑞成平常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的年轻男人,就算是有几辆比较不错的车也没有超出过秦瑞成的收入水平啊,那些狂拽炫酷的富二代们不应该带着钻石表抽着雪茄烟吗!这种自力更生出来拍AV的是怎么回事?还有她之前跟秦瑞成在分部一起工作的时候大晚上还出去吃过大排档呢,也看不出来秦瑞成有什么心理障碍啊。

    “因为我不喜欢做生意,家里也就渐渐不管我了。”秦瑞成一脸求表扬,“快说我今天是不是很帅?”

    乔桥神色复杂地盯着秦瑞成,半晌才问:“那你给他的那张纸条真的能打折?”

    “当然不能,不过能做到看起来像是打折了。”秦瑞成笑起来,“小乔,我太了解你了。”

    乔桥被戳破心思,面上一红,小声嘟囔了一句:“毕竟钻石也挺贵的,就算打个九折也是不少钱呢。”

    她就是坏心眼地一分都不想让给钟蔚。

    当年那个事情其实乔桥早就不在意了,但是看到对方那幺若无其事地在自己面前炫耀也仍然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凭什么就认为别人活得一定不如你呢?只是因为当初伤害了别人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吗?

    哪有这样的道理。

    _(:зゝ∠)_今早起来竟然感冒了,北方这反复无常的天啊……表示我是在吃了药后的极度困倦状态下打完这一章的,但愿看起来还好……

    18:公寓内的羞耻戏

    乔桥本来打算跟秦瑞成在楼下就告别,可是秦瑞成坚持要上楼坐坐。

    “都十一点了我要睡觉了。”乔桥不情不愿地上楼梯,“再说家里还挺乱的。”

    “我就喝口水,喝完就走。”秦瑞成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你看我今天开了一天的车,胯骨都开始疼了,起码让我歇口气。”

    乔桥没办法,只好提要求说让秦瑞成先在门外等三分钟,她进去迅速收拾一下。

    秦瑞成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门一开,乔桥闪身先进去,然后迅速化身小陀螺,眨眼就把床上散落的内衣和一些不健康的小漫画一股脑塞到床下的收纳筐里,然后又赶紧把餐桌上的包装纸都扔掉,地上的毛绒玩具和乱七八糟的鞋子也都摆好,最后想了想干脆关上了其他房间的门,只留相对整洁的客厅见客。

    “乔桥,这都已经过去五分钟了。”秦瑞成轻轻拍了拍门,“我家也没干净到哪儿去啊,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乔桥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警告道:“只在客厅喝口水哦,别的地方不许进。”

    “好好。”秦瑞成一边开心地满口答应,一边脚下如踏风一般穿过客厅直奔乔桥的卧室。

    “诶!”乔桥慌了,“你不是说只喝水吗!”

    秦瑞成已然迅速地打开卧室门扑进了乔桥的小床上,然后用乔桥的被子一瞬间把自己裹了个严实。

    “嗯……”秦瑞成一脸痴汉的满足,“都是小乔的味道,感觉像是有十个小乔压在我身上。”

    他还恬不知耻地继续描述:“一个跟我接吻,一个舔我全身,大肉棒嘛肯定需要两个小乔一起来含,蛋蛋也得要两个,小乔的胸那幺小,我一只手就能抓过来,所以两只手需要两个小乔——嗯,好像还剩下两个,那就负责在旁边说爱我吧。”

    最后秦瑞成又冲站在卧室门口的乔桥邪邪一笑:“十个小乔的话我都不知道该先插哪个好了,万一顺序安排得不对,小乔们肯定都会被气哭了。”

    乔桥现在就要气哭了……

    她眼睁睁看着秦瑞成从被子里伸出两条长胳膊熟门熟路地往床下一摸,乔桥藏在下面的收纳箱立刻就给他拉了出来,秦瑞成用小拇指勾着乔桥一件毛茸茸的西瓜胸罩在空气里晃了晃,一脸嫉妒地说:“怎么不见你穿给我看?”

    “秦瑞成!”乔桥咬牙切齿地扑上去要抢那胸罩,被秦瑞成轻而易举地躲过后,又企图扑在收纳箱上以血肉之躯阻挡秦瑞成继续翻,圆滚滚的屁股直接暴露在秦瑞成的视野里,秦瑞成眼睛一沉,一把撩开乔桥的上衣低头在她腰背上狠狠啃了一口。

    乔桥‘啊’地一声弹起来,秦瑞成趁着这个空挡又迅速从收纳筐里抽出一本小黄漫。

    “啊——《修女的渎神情事》。”秦瑞成大声把名字念了出来,似笑非笑地揶揄道:“看来我们的小乔内心是喜欢这种圣洁荡妇型的。”

    乔桥臊得满脸通红,不管不顾地又扑上去夺,秦瑞成两只手举得高高的,翻开漫画捏着嗓子念着书里的对白:“啊~~好棒~~小骚穴要爆浆了~~神父的大肉棒要操死小修女了~~”

    “啊!不许念了!!”乔桥脸红得跟滴血一样,她干脆脱掉鞋子站到床上去,下手跟秦瑞成搏斗,秦瑞成毕竟裹着被子躺着,一时躲避不得,被乔桥夺了书去,然后劈头盖脸挨了乔桥好一顿枕头抽。

    枕头里的羽绒也纷纷扬扬地洒出来,像一群白色的蝴蝶似的飞了一卧室。

    “好好,我错了!”秦瑞成举手投降,他抱着乔桥的腰把乔桥扑倒在床上,趁着乔桥失去平衡栽倒的那几秒迅速扒掉了乔桥的裤子,然后又迅雷不及掩耳地用被子把两个人裹了个死紧,他早就滚烫热硬的阴茎紧紧贴着乔桥光溜溜的大腿缝,因为缠得太紧乔桥甚至能感应到那巨物随着对方心跳在一搏一搏的鼓动。

    秦瑞成你这个大变态你什么时候也把裤子脱了!!

    “小乔……”秦瑞成咬着乔桥的耳朵,他低低地念着乔桥的名字,呼出来的热气洒在乔桥的脖子上,让人浑身的绒毛都立了起来。他说,“我也要让你爆浆。”

    也不知道秦瑞成怎么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