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8

    一下,她确实已经很久没有查看自己的日程安排了……

    “那我想问一下我这场戏的搭档是谁?”乔桥忽然想起这个关键的问题。

    “抱歉乔小姐,对方权限高于您,对方选择对您匿名。”

    ……

    该死的权限设置!

    “好吧,那我没什么问题了,谢谢。”乔桥最后只好悻悻地挂了电话。

    虽然得到了非常完美的解释,并且自己也确实没有受到想象中的皮肉伤,但乔桥总觉得心里特别没有底,她直觉跟自己搭档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本着拍戏的目的来的,甚至很可能对方就是想伤害她。

    因为乔桥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她确实从对方的动作和行为中感受到了一种隐藏的暴戾,这大概属于人类的第六感,尤其是女性的。她能感知到对方想鞭打她、束缚她,可能并非出于情节安排,而是他确实很想这幺做,他是能从乔桥的哀鸣和哭泣中获得快感的。

    这让乔桥不寒而栗。

    “等等,我是怎么回来的?”乔桥自言自语了一句,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猛地站了起来,焦急地开始在屋子里踱步,“我晕过去,然后他们给我穿衣服,整理东西,又开车把我送回来——可我从来没在公司留下过我的住址啊。”

    没错。

    乔桥环视着自己那套熟悉的小公寓。

    可能真的是针对自己的,就算现在没有证据,但如果自己继续住在这里,一定会遭遇更大的危险——必须搬家!

    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乔桥点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乔桥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平稳一些。

    “请问是乔小姐吗?”一个男声响起,“秦先生安排我把两个包裹送到您的公寓,请问您明天是否在家?”

    “哦,原来是那些衣服……”乔桥勉强笑了一下,她刚想说有空,忽然想到自己已经决定搬家,如果现在送过来那幺还需要再花一笔运送费,于是乔桥回道,“嗯,不用了,先不用送了,我临时打算搬家,所以等我有时间自己去取就好。”

    “好的。”对方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乔桥则赶紧把笔记本插上电,开始坐在沙发里浏览一些租房信息,反正这个房子也快要到期了,早搬早好。

    没想到乔桥刚看了不到二十分钟,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仍然是个乔桥没见过的陌生号码。

    “你好?”

    “乔桥,我是程修。”低沉饱含磁性的男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伴随着的是一道刹车声,“我来接你住到我家去。”

    乔桥抓着手机跑到窗台,果然看到有一辆白色皮卡停在了自家公寓楼下。

    “程先生,你怎么——”乔桥震惊地把手机贴在耳边。

    “是秦瑞成给我的打电话。”程修言简意赅地概括了一下,“好了,我上去了。”

    乔桥远远地看到那辆皮卡的门打开,一个一身黑的男人从车里出来,走进了乔桥所在的公寓里。

    她赶紧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后就跑去门边开门。

    程修很快就上来了,他虽然比秦瑞成稍矮一点,但身材却更加健硕,有一种军人的铮铮硬气在身上,只是往乔桥套一的小公寓里一站,就会显得乔桥的家格外矮小。

    “临时决定搬?”程修扫视了一下屋里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生活用品,“你收拾重要的几件就行了,其他的重新买。”

    “哦,好。”乔桥听话的点点头,赶紧把笔记本的电源线拔了缠起来。一边缠一边还暗自郁闷为什么自己为什么要这幺听他的话。

    最后乔桥还是放弃了带她全套寝具的想法,只捡着些贵重的东西装在了箱子里,可饶是如此一只20寸的小皮箱也装得几乎要爆开,程修看了一会儿乔桥奋力拉皮箱拉链的苦逼戏码后实在忍不住了,拍拍乔桥的肩示意她让开,然后一膝盖压下去,皮箱合上了。

    程修把那个乔桥几乎两只手都提不动的皮箱轻而易举地提在左手里,带着乔桥下楼去了。

    “那个,程先生,我就不住在你家了吧?”乔桥看着程修把皮箱扔到皮卡的车斗里,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去宾馆住就行了,再说马上也就找到房子了。”

    “不行。”程修说。

    ……

    生生堵得乔桥剩下的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了。

    程修打开车门示意乔桥上车,乔桥赶紧坐进去,然后程修也绕到另一侧进了驾驶位,放下手刹开始倒车,他技术很好,车也很平稳,很快就拐出了这块居住区,上了柏油马路。

    车里的气氛很诡异,当然这只是乔桥自己认为,她习惯了坐车时跟秦瑞成互损,一时如此安静让她颇为不习惯。

    她偷偷瞄着程修搭在方向盘上的手,程修的胳膊并不粗壮却青筋虬结,血管在皮肤下隐隐地跳动,看得出来这是很有力量的一双手。

    “可是,住到你家还是不太好吧……”乔桥仍然试图挣扎。

    程修皱起眉毛,他似乎很懒于解释这些事情,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外面也不安全,你不住秦瑞成家,只能住我那里。”

    为什么我不能住秦瑞成家?

    乔桥差点就问出来了,接着她又想起来前两天跟秦瑞成发火说再也不要见他的事,顿悟。

    看来是刚刚送衣服的那个人跟秦瑞成汇报了自己要搬家的事,秦瑞成以为自己还在生气就不好意思打电话,也料到了自己肯定不会再去他家住,才拜托了‘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程修来接自己去住。

    可他们怎么知道我要搬家是因为安全问题?

    程修似乎猜到了乔桥在想什么,目不斜视地补充:“急着搬家,无非是害怕。”

    哦……原来如此。

    乔桥终于揣摩明白了全部的意思,放下心来,不再问东问西,老老实实地目视前方。

    等等,程修不就住在WAWA总部?难不成我要住进传说中的10楼了?

    好像……也不怎么安全的样子……

    _(:зゝ∠)_昨天发上鞭打章节后今早收获愤怒的留言若干,我很怂的今天一白天都没敢上龙马……不过真的是剧情安排啊你们看我认真的脸!

    大家不要太纠结于到底是谁,都剧透完了就不好看了嘛╰(*°▽°*)╯

    22:狭路相逢

    白色的皮卡在市中心各式各样的豪车中穿梭,竟然像是一只游曳进了沙丁鱼群的白鲨,只是懒洋洋地一甩尾鳍,就能唬得小鱼们四散飞逃。

    程修看了一眼表,然后示意乔桥抓紧。

    他似乎是在赶时间,一脚油门下去,皮卡骤然提速,乔桥握紧扶手贴紧了椅背,心惊肉跳地看着程修连闯了三个红灯,风驰电掣地直扑WAWA总部,最后在一道急促的刹车声中结束此次的车程。

    她还以为这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