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4

    声一响她就可以用这份无懈可击的辞藻给敌人一个迎头痛击。

    “铃——铃铃——”

    乔桥刚拿起手机,手指还没点到接听键就一下子泄气了。

    “不……我还是装不在家吧……”乔桥小心翼翼地又把手机放回原处,连角度都没变,好像这样就能掩盖自己已经把手机拿起来的事实,“嗯,我出去吃饭了,没有带手机,就是这样。”

    铃声很尽职地响了很久,然后突兀地结束了。

    门外传来敲门声。

    “天啊……他居然还来敲门……”乔桥急得团团转,一下子又反应过来,“我着急干什么,我继续装不在家就好了,总不会真的破门而入吧?”

    门发出‘滴滴’的密码验证成功的声音,紧接着‘咔嗒’一下,门缓缓打开,乔桥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宋祁言,因为是刚下班所以宋祁言身上还是西装笔挺的,他冲着乔桥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冷笑一声:“不在家?嗯?”

    “其实——”乔桥窝在沙发上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诚恳,“我刚从卫生间出来,正要给你开门呢。”

    “哦,很好,那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撒谎。”宋祁言一边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一边单手解开了西装外套的扣子,他把手机直接扔到了一边,伸手过来抓乔桥,乔桥吓得手脚并用地窜到沙发的另一头,但是显然没什么用,她还是被宋祁言轻而易举地逮住了。

    “啊——放我下来!”乔桥被宋祁言直接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她拼命踢打,但是无济于事。

    “给你选择权。”宋祁言笑得非常温柔,“这里,还是我那里。”

    “你、你你擅闯民宅!”乔桥梗着脖子表示不屈服,“滥用职权!我要举报你!”

    “这里,还是我那里?”

    “……”乔桥委顿地把头靠在宋祁言胸口,小声地嘟囔道,“那就你那里吧……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嗯。”宋祁言轻轻亲了一口乔桥的脸颊,“正确的选择。”

    “停停停,我要先喝水!”

    乔桥被宋祁言放在了沙发上,他听话地退开一些后去给乔桥倒了杯水。

    “哇。”乔桥受宠若惊地接过来,“那我现在说我想回去你也会让我走吗?”

    “很遗憾。”宋祁言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一次机会,你刚才的那杯水已经用掉了。”

    “……”乔桥悔青了肠子。

    “过来。”宋祁言拉下自己的领带,他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拍拍自己身边的位子,乔桥抱着水杯不情不愿地挪了过去。

    宋祁言有力的胳膊一捞,就把乔桥捞到了自己腿上。

    男人虽然一直从事管理类职业,但却并没有因此而疏于锻炼,乔桥能感受到隔着薄薄睡裙和西装裤的宋祁言健壮的大腿肌和筋肉,它们正在兴奋地微微颤抖,昭示着主人已经完全‘兴致盎然’了起来。

    但是宋祁言并不着急,他是乔桥见过的所有男人里这种时候的忍耐度最好的,他很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该铺餐巾,什么时候该拿起刀叉,以及什么时候该真正地把盐焗小羊排送进嘴里,他完美自持地按照这一套标准执行自己的进餐计划,力求能够得到最齿颊留香的一顿合宜晚餐。

    乔桥还在抱着杯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水,但是她的睡裙已经完全被男人撩了起来,宋祁言的手慢慢顺着她的侧肋往上摸,但也并不着急捉住乔桥的乳尖,他只是若有似无地触碰到嫩乳的边缘,只碰一下,然后又矜持地缩了回去,好像刚才碰的那一下完全是无意之举。

    “在想什么?”宋祁言把乔桥的杯子拿走,这下乔桥只能环住他的脖子了。

    “在想你爱不爱我。”

    “嗯?”宋祁言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似的,他的手也停了下来,倒是认真地请教乔桥道,“你认为呢?那么你爱我吗?”

    “我要是说不爱呢?”乔桥眨眨眼睛。

    “那么我也不爱你。”宋祁言的手又摸上了乔桥的背,他的食指和中指慢慢抚摸着乔桥微微突起的脊骨,他抬起眼睛看着乔桥,那眼睛却好像是一汪幽深的冰井,最深处是看不见尽头的乌漆色,再往外一层却凝满了冰凌。

    “那我要是说爱呢?”

    宋祁言这次没有回答,他把乔桥的身子转了一下,从侧坐改成了正对,乔桥那两只小乳正被他捉在手里,像是两只小小的圆滚滚的山雀,在他手掌里随着女生的心跳一鼓一鼓地跳动着。

    “你心跳很快。”宋祁言笑起来,“我摸到了。”

    他的手仿佛带着魔力一般将小雀抚慰得特别乖顺,乔桥感觉到了自己的两个乳尖正不受控制地充血胀大,她为自己的敏感而感到一丝羞耻,转头把脸埋在了宋祁言的肩窝里,宋祁言身上永远都是清清凉凉的味道,夹杂着棉、一点木调香水和烟草的味道。

    宋祁言手下的力气重了点,他的喘息声也终于不再那么平稳,乔桥感到自己的两只小乳正被他肆意地揉扁搓圆,身下坐着的男人的性器也变得更加粗大坚硬,硌得乔桥忍不住要扭动着调整一下坐姿。

    “别扭别扭……”宋祁言哑着嗓子制止她,“我这是为你好。”

    乔桥的性致也已经给全挑起来了,连带着的还有前几天渴求程修而没得手的那股子欲念,她软绵绵地靠着宋祁言,手更是不老实地从宋祁言的后领子里伸进去,她小小的手有些冰,宋祁言微微侧头躲过,然后就猛地把她的睡袍全撩开了。

    “给我含一含,嗯?”宋祁言拉开自己的西装裤拉链,“就一会儿。”

    男人的阴茎直直弹出来,乔桥松开胳膊,滑到宋祁言两腿之间,低头张嘴慢慢把阴茎裹在了口腔里。

    宋祁言倒抽了一口冷气,手抓住了乔桥的头发。

    舌尖细细地扫过阴茎上突起的血管,又搔刮着男人敏感的冠状沟,宋祁言仰着头背靠沙发一直在调整呼吸,抓着乔桥头发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能看出来是在竭力抵御这铺天盖地的快感。

    乔桥间隙里抬起头,她的舌头微微吐着,细长的银丝随着她的动作被拉出来,宋祁言受不了这个画面,他直接抱起乔桥恶狠狠地吻了下去。

    “真是奇怪。”他焦躁地扯开自己的皮带,打开乔桥的双腿就不由分说地插了进去,阴茎全根没入乔桥已经汁水泛滥的小穴中,“为什么只要见到你就完全忍不住?”

    “呜——”乔桥咬住宋祁言抚摸着她脸颊的手指,难耐地呻吟了一声。

    “太奇怪了……”宋祁言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略有些粗暴地顶弄着乔桥,他粗大的阴茎在乔桥的穴肉中进进出出,一小片嫣红的内壁甚至被翻出来一点,间或夹杂着一些泛着白沫的体液。

    乔桥哆哆嗦嗦地蜷在宋祁言怀里,任由他肆